《关于我妈的一切》:双线并行,温情书写女性命运


原标题:《关于我妈的一切》:女性命运的温情书写



女性情感向电影《关于我妈的一切》一经出世,就被贴上了“催泪炸弹”“不哭不要钱”的标签,但在标签以外,我们不能忽略创作者对女性命运书写的探索。这部电影改编自韩国电影《世上最美的离别》,女主角都是罹患癌症的母亲。韩国版电影中的母亲坦然接受了即将到来的死亡,将母亲生命的消逝写得像花儿枯萎一样美丽。而中国版改编,渗透出国人坚强乐观的态度,也体现了创作者在书写女性命运时寄予的温情。


改编策略:母女双线并行


本片以女儿的视角展开讲述,而女儿与母亲的“战争”是影片的另一条主线。西蒙·波伏娃在《第二性》中描述道: “女儿对于母亲来说,既是她的化身,又是另外一个人。母亲对女儿既过分疼爱,又怀有敌意。”在这部电影中,母亲季佩珍与女儿李小美的关系同样是爱恨交错。在季佩珍心目中,女儿李小美是“天之骄女”,考上了好的大学,学习喜欢的专业,做体面光鲜的工作。季佩珍“塑造”着女儿的完美形象,呵护着它,也扭曲着它。女儿李小美则是一个不成熟的叛逆者,她做的一切都是在与“被塑造”抗争。她远赴他乡读大学,是为了逃离母亲的掌控;她在光鲜的传媒行业工作,每日在片场替人背锅,是为了打破一个普通家庭子女的既定人生轨迹;甚至她与有妇之夫的感情,也夹杂着一种对传统婚姻家庭观念的反叛心理。在偏执叛逆的道路上,李小美几乎迷失了自己。


季佩珍亲眼见到了女儿男友的妻儿,母女之间的冲突终于爆发。她对女儿说:“人生走了岔路不要紧,回正道儿了就行。”李小美也终于喊出了心里话:“我努力学习只是为了离开你,我不喜欢我的专业和工作,我很没用,根本没有你想得那么好。”


当母亲和女儿放下了心中的执念,彼此间温情的联结才能逐渐显现。作家张怡微曾在探讨人的情感结构时写道:“我们念念不忘的,是与母体的情感联结,它是我们探寻自身与世界之间的关系时阻力最小的路。”李小美的叛逆看似在反抗母亲,本质却是在寻求母亲的认同,同时又成为了母亲命运的镜像。季佩珍心中是有远方的,她曾入选海洋研究所的南极科考队,却因怀孕而不得不放弃机会,成为了一名地理老师。李小美想寻找远方,却还是在母亲的身上看到了远方真正的样子。她离开了影视公司,成了南极科考队的一名随队记者,实现了母亲未竟的梦想。电影所书写的母女关系,固然有理想化的成分,但它走出了社会为女性限定的伦理、家庭的狭小视野,与世界产生了联结,无疑是一次令人欣喜的尝试。


多面向的女性人生侧写


除了母亲季佩珍、女儿李小美,电影中病友刘玫(张歆艺 饰)的形象也让人印象深刻。同样罹患癌症的刘玫,比季佩珍更早就进入了生命倒计时,但生性乐观的她不甘被命运掌控,从病魔的手里抢夺时间。她鼓励季佩珍勇敢与癌症抗争,带着季佩珍一起练瑜伽,坦然面对死亡,恣意拥抱生命。李小美在刘玫的介绍下,用自己的头发为季佩珍做了一顶假发。古语道“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”,那么脱离了身体的头发,则成了血缘以外联系三位女性的纽带,是她们共享的生命意象。


影片的结尾处,李小美在南极科考队的船上,放飞了母亲念念不忘的白色气象观测气球。正如张洁的散文《世界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》结尾所讲,“在这样的变故后,我已非我。新的我将是怎样,也很难预测。妈,您一定不知道,您又创造了我的另一个生命。”关于我妈的故事结束了,但关于无数女性命运的故事还在继续。2021年是女性题材电影的大年,从春节档《你好,李焕英》夺得票房冠军,到《我的姐姐》引起社会热烈讨论、《兔子暴力》展现另类母女关系,再到这部有着温情笔触的《关于我妈的一切》,我们期待更多影视作品呈现更多女性书写,从私人记忆走向公众视野,找回属于中国电影的精神原乡。(作者:高默迪,系中国传媒大学戏剧影视学院电影学硕士)

 分享

本文由网络整理 ©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  •  主题颜色

    • 橘色
    • 绿色
    • 蓝色
    • 粉色
    • 红色
    • 金色
  • 扫码用手机访问

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本站不存储、不制作任何视频,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

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附说明联系邮箱,本站将第一时间处理。

© 2021 chnjiancai.com  E-Mail:123456789@QQ.COM  

观看记录